《指环王》重映来看看精灵王子奥兰多·布鲁姆的开挂人生

2021年4月6日 作者 yabobet 0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novotimes.com/,奥兰多魔术

时光真是飞速啊,第一部《指环王》上映还是2002年4月,转眼19年过去,几位主演的人生境遇也发生巨大变化。

变化最大的应该是精灵王子奥兰多·布鲁姆吧,电影上映当年还是25岁青葱小伙,如今是44岁中年大叔。

好巧不巧,过去的周末,开花在《星期天泰晤士报》上发了篇专栏,展示了自己在加州Montecito购置的1420万美元豪宅的一日生活。没想到这文章一发表,遭到了一众网友的嘲讽。

讲真槽点是蛮多的,布鲁姆说自己每天睡足8个小时,六点半就起床,用手机软件确认睡眠,然后就去照看女儿,好让未婚妻多睡会。和女儿玩耍一会儿之后,布鲁姆会用念20分钟佛经开启一整天的生活。念完经之后,开花就会边听涅槃或Stone Temple Pilots乐队的歌一边出门远足运动,9点才回家吃早餐。

网友如此评价:“家里有个7个月的婴儿还能睡足8小时加早起远足,这人生太爽了。”

基本吃素的布鲁姆还在专栏介绍了自己的饮食,他三餐都很讲究,且只吃健康的种植物,每个月吃一次红肉,还必须是上好的肉。他这样写道:“有时我看到一头牛,会觉得这是我见过最美丽之事物。”

最被诟病的是这部分,这些年虽然作品不多,但布鲁姆的事业心还很重的:“我一直在寻找好角色,那些适合自己、适合少数族裔和适合女性的角色,我正努力成为所有人的声音。”

结果被网友疯狂吐槽:“这世上只有三种人:少数族裔、女性和奥兰多·布鲁姆。”

一开始觉得这届网友太苛刻,但仔细想想也不难理解大家的愤愤不平:虽然演技平平,但开花生来一副好皮囊,再领到一副好牌,《指环王》和《加勒比》系列影史上必须留下姓名;前妻是澳洲超模米兰达·可儿,如今未婚妻是歌坛天后水果姐Katy Perry,两个孩子儿女双全,能接住这份幸运的他,其实也经历了不少惊喜和意外。

开花的人生有多幸运呢?出生在英格兰的肯特郡,上学时被发现有阅读障碍症,在母亲的鼓励下学习美术和戏剧。

在9岁那年,喜欢超人的他突然意识到,超人是演员扮演的,“这职业适合我”,16岁移居伦敦,开始正式的表演课程:先是在汉普斯特德美术学院学习戏剧、摄影和雕塑,接着进入英国国家青年剧院,并获得了在英美戏剧学院(British American Drama Academy)的奖学金。

1994年、年仅17岁时就在英国版《急诊室的故事(Casualty)》中崭露头角,接着3年后就上了大荧幕。

好运很快降临,从英国市政厅音乐及戏剧学毕业才两天,布鲁姆就参加了《指环王》剧组的试镜,一开始他试的是摄政王的次子法拉米尔(Faramir),结果导演Peter Jackson一眼就看到了他,把精灵王子Legolas的角色给了他。

后来法拉米尔这个角色由澳洲演员大卫·温汉(David Wenham)出演,虽然法拉米尔和王女伊奥温(Éowyn)这对CP很好磕,他后来也出演了《范海辛》、《300壮士》、《加勒比海盗5》,却没有大红大紫,这其实才是大部分人生的真实境遇吧。

三部《指环王》狂收29.17亿美元票房,第三部《指环王:王者归来》于2003年上映在第76届奥斯卡金像奖赢得11项大奖,创下历史纪录。

同一年,另一部迥然不同风格的电影也选中了开花,名叫《黑鹰坠落(Black Hawk Down)》,由雷德利·斯科特执导,这个一等兵Todd Blackburn虽然角色不大,但对剧情推动十分关键,电影票房超过1.7亿美元,拿下74届奥斯卡最佳剪辑奖和最佳混音奖。

《指环王》全体演员连续三年被美国演员工会奖提名最佳群戏奖,并在第三部时最终得奖,此外开花自己也得过欧洲电影奖、好莱坞电影节奖、帝国奖和青少年选择奖……2004年,开花被《人物》杂志评为“最炙手可热的好莱坞单身汉”,他当时的女友、大美人凯特·博斯沃斯(Kate Bosworth)后来在采访里说:“有时候我们降落在机场,女孩们直接冲他撩起衬衫”。

两人交往了2年,在2005年分手,美人之后再也没有和男演员交往,直接嫁给了一个导演,那是后线年,布鲁姆迎来自己职业生涯又一个巅峰作品——《加勒比海盗:黑珍珠号的诅咒》上映,没有任何悬念地成为夏日票房冠军。

2006年谷歌新闻上搜索次数最多的男性,是奥兰多·布鲁姆,截至2007年5月,布鲁姆在15部票房最高的电影中出演了4部。

但盛名之下其实难副,那些让奥兰多成名的角色,往往发挥空间十分有限。就说2005年这部合作克斯汀·邓斯特《伊丽莎白镇(Elizabethtown)》,这是一部标准的工业糖水电影,在戛纳影后的对比之下,奥兰多演技单薄的缺点展露无疑。

2004年的《特洛伊战争》虽然狂收4.9亿美元票房,但口碑十分普通,烂番茄仅有54%。

2005年《天国王朝(Kingdom of Heaven)》,同样由雷德利·斯科特导演,成本1.47亿美元,票房只收2.1亿美元,算上宣发费用基本等于赔钱。

时间很快进入30岁,布鲁姆发现自己已经被后浪赶上,人气渐渐下滑,自己不再是最受欢迎的男星,这种落差相当他难受:“看着周围的一切,我会不断问自己,到底发生了什么?”

“因为20多岁的时候就取得了如此大的成功,到了30多岁的时候,我的大部分时间都花在寻找出路上。”

2007年,原本就想成为舞台剧演员的布鲁姆萌生了回归初心的念头,并很快付诸行动。这年夏天,他回到伦敦,出演了大卫·斯托里(David Storey)执导的伦敦复兴的戏剧《欢庆》(In Celebration)。

话剧反响平平,但上天就是眷顾他,在多年演艺生涯里,开花摔断过后背、断过肋骨,还有鼻子、双腿、手臂、手腕、一个手指和一个脚趾,颅骨甚至还裂过三次。

最严重是后背摔伤那次,医生一开始已经预判他可能会瘫痪,布鲁姆甚至仔仔细细考虑了整整四天未来人生该怎么重新规划,结果谁想得到,在手术之后,统共12天,他就自个儿走出了医院,如今留下巨大疤痕。

Flynn线年,奥兰多·布鲁姆与中国的熙颐影业(Bliss Media)成立了一家新的制作公司,第二年上映的《极致追击》豆瓣只有3.4,被网友骂惨了。

米兰达·可儿1983年出生在悉尼, 13岁时就获得了澳大利亚全国少女选美第一名,之后前往美国纽约继续模特事业,2006年成为维密超模,如今是自家护肤品牌的CEO。当年多少人迷上可儿的肉肉脸和酒窝

只可惜,婚姻在2013年就落下帷幕,但离婚后这对爸妈竟然也成功过上了摩登家庭生活,各自组建家庭,也不妨碍成为爱孩子的家长。

可儿2015年和比自己小了7岁的即时通讯软件创始人、身家10亿美元的Evan Spiegel开始交往,2017年结婚,又接连生了两个孩子,看起来感情是真的不错。

这对看起来八杆子打不着的两个人是在金球奖颁奖上看对眼并火速交往的,期间看客们好几次以为这一对马上game over了,可又奇迹般复合。

最夸张是2016年这次,开花被拍到和国美Selena Gomez在拉斯维加斯曼德勒海湾度假村的莱特夜总会举止亲密。

当时国美正在巡回演出,被偷拍到的照片里两人肢体接触亲密,奥兰多的鼻子都碰到了国美脸颊,国美一度把脸埋在奥兰多的胸前。

国美方面坚持表示车里还有其他人,外出只是吃宵夜,且结束后回到的是各自房间,消息人士也坚称国美当晚回酒店房间是独自一人。当年比伯和她的“意难忘”还在上演,就在被偷拍前,布鲁姆被传在Ibiza岛和比伯大打出手,起因是比伯和他分居中的妻子可儿传出绯闻,可想而知这段绯闻带来的杀伤力。

但没想到才过了几天,水果姐率先在社交媒体发声,在推上转发了奥兰多最近参与的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慈善工作的链接,写道:“与其把精力和眼球花在愚蠢的阴谋上,不如看看这有多酷吧!”

今年1月,水果姐在社交媒体上祝开花44岁生日快乐,形容自己像月亮找到了太阳。

回忆自己当年同时得到《指环王》和《黑鹰坠落》两个offer,布鲁姆说:“这一切都太不真实了,我同时拥有两种完全不同但又绝妙的体验,这是加倍的幸运。”

你也不能说他是没有想法,就说回精灵王子Legolas吧,这个台词本就不多的角色,布鲁姆在设计时角色就把他变成像猫一样,行动要很优雅很流畅,像跳芭蕾一样。

太贪心恐怕只是妄念,《指环王》系列时开花的片酬是17.5万美元(应该是作为新人签订了option条款),到《加勒比海盗》系列的单部片酬就有1190万美元,前面提到的《伊丽莎白镇》片酬是300万美元。

加上英国航空公司British Airways合作多年,其他代言收入和自己的制作公司,2019年6月还和水果姐一起投资了总部位于圣巴巴拉的有机食品公司Bragg Live Food Products,开花已经是圈内隐形富豪。

16岁起就是佛教徒,他的心态也早就调试到最佳状态:“没有这个信仰,我很容易偏离轨道,现在我已经可以成为自己人生这列火车的司机了。”

目前,由他主演的亚马逊Prime电视节目《嘉年华街(Carnival Row)》原计划在布拉格拍摄第二季,此前由于疫情暂时推迟了制作,也因此让开花和女儿有了更多相处时光:“Daisy是个非常快乐的宝宝,我儿子说的第一个词是‘妈妈’,但黛西第一个说的是‘爸爸’,又一次成为父亲的感觉真是太棒了。”

去年6月,在“雪宝”乔什·盖德(Josh Gad)在YouTube上的系列节目《重聚分离》(Reunited Apart)上,《指环王》剧组线上重聚,影迷们大呼爷青回。

“现在想想自己年轻的时候,还是太把名气当回事儿了,如果能重来一次,我应该会放松一点,毕竟没有任何人事物能阻挡你过好自己的生活。”

已经找到最舒服的人生状态,抓住了属于自己的幸福,又怎会在意他人怎么看自己,看过最美丽风景,更懂得珍惜当下,活得松弛又舒服,是何等的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