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火箭打入国际商业市场的风险与阵痛

2021年4月6日 作者 yabobet 0

1900年,世界科技成果博览会在美国费城举行。美国参展的是发报机,英国参展的是蒸汽机,中国参展的是一只挖耳勺和一双小脚女人的绣花鞋。甚至到了80年代,美国人早就靠火箭发射挣得数以亿计的美元,中国火箭却只能躺在冰冷的库房里望“洋”兴叹。面对风生水起、财源滚滚的国际商业市场,中国的火箭怎么办?

《中国长征号——中国火箭打入国际商业市场的风险与阵痛》写的正是中国长征号火箭冒着风险挤进国际商业发射市场的故事。作品对中国火箭从国内试验轨道转入国际商业轨道的现实困境和国际发射市场的残酷竞争作了深层透视,对中美间的矛盾冲突和火箭专家的精神压力、灵魂阵痛作了犀利的剖析,对发射场几次爆炸作了大胆的披露。其风险与艰难、痛苦与心酸,如苏联火箭专家所言:搞火箭的人不是过早死亡,也会得神经分裂症!

面对数千万美元的保险额,不仅美国休斯公司迟迟不敢一锤定音,中国人民保险公司也同样有些犹豫不定。

此时此刻,中国人民保险公司国际部的经理丁运洲先生,就坐在中方的谈判席上。据黄作义后来回忆,这天坐在谈判席上的丁先生,是代表团中最紧张的一个。

丁运洲先生尽管过去在国内经手了众多的保险项目,且经验多多,成功率也很高,但像发射外国卫星这样的国际保险,毕竟还是第一次,精神上显然不可能轻松;其次,丁先生此次来美国之前,虽然中国人民保险公司愿意为“长二捆”火箭担保这一大的原则已经敲定,但到底应该担保多少数额才合适,“家”里事先并未说死,全由他自己视谈判的具体情况而定,底气自然不可能太足;第三,按美国人的规矩,谈判席上是不能吸烟的。而丁先生是个有名的 “烟鬼”。从早上九点到现在,十一个小时过去了,谈判一直处于非常紧张的状态,尽管丁先生曾多次烟瘾大发,却始终没有机会离开会场,当然也就始终没有机会吸上一口烟。这对他的情绪和精神,都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因此,当谈判进入最关键时刻,即美方要求代表中国人民保险公司的丁运洲先生明确表态——中国人民保险公司到底为这次发射承担多少数额的发射保险费时,丁先生的额头便开始冒汗了……

是的,别看表态只是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可在当时那种历史背景下,任何人站在丁先生那个位置,要作出一个明确表态,恐怕都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须知,只要一张口,就是数千万美元呀!而这数千万美元中的每一分钱,都是中国人民的血汗钱,万一有个闪失,如此巨大的风险,不堪设想的后果,谁来承担?谁又承担得起?

所以,在究竟能保多少险这一最为关键的问题上,一脸沉重的丁先生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没有马上表态。

美方一看中方没有明确表态,便自己马上表态说:“如果中方保险公司不能出面担保,或者愿意担保却不能达到一定的保险金额,我们只好考虑是否还有继续谈下去的必要。”

端坐于谈判席上的黄作义,这时反而显得出奇的冷静。谈判发展到这一步,是他早就有所预料的。他与休斯公司打交道的历史已有四年之久,可谓“老交情”了,并且该公司的不少专家都是他的朋友,甚至有的专家早就与他情同手足。所以他对眼前谈判对手的真实心态,是再了解不过了。他知道,美国修斯卫星公司这次卖给澳大利亚的这颗卫星,采取的是总承包的经营方式,即是说,澳大利亚从美国手中购买的这颗卫星,由美国休斯卫星公司来当总承包商——从寻找火箭,到把卫星打上天,再到卫星在天上变轨、定轨、正常通信之后,再交付给澳大利亚使用。对此,美方对澳方早有承诺。所以,如果美国与中国的合作今晚真的就此告吹,美方是无法与澳方交代的;另一方面,由于此前美国航天飞机爆炸,法国“阿里安”火箭连连失败,火箭便在国际发射市场上显得紧俏起来,因而国际卫星组织也早就盯住了中国的“长二捆”火箭——这一点美方是略知一二并有所警惕的。因此,黄作义有意拖延了几分钟,然后按事先与乌可力、李宝铭商定好的对策,既平静又显得有些为难地说道:“如果你们真不愿再谈下去的话,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novotimes.com/,NBA波士顿凯尔特人这没有什么。只是,你们给我出了一道难题。”

黄作义说:“很遗憾,属于我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如果我们今晚还签不了这份发射合同,那明天将有另一家公司等着和我们谈判。当然,我不知道明天我会给我那家客户提供什么样的价格。”

黄作义说:“很抱歉,我们的优惠价格只向最先使用中国“长二捆”火箭的用户提供,这一点,你们是知道的。现在,另一家公司的代表就候在我老板的房间。实话对你们说,我老板很着急,正等着我们的确切消息,以便考虑下一步到底作何选择。”

显然,美方代表已听出了黄作义的弦外之音:如果休斯公司不想合作,中国将同别的公司另结良缘;要是想另找机会再度合作,那优惠价格就没有了!而这优惠价格,恰恰是美方最感兴趣的。

的确,美国休斯公司和“澳星”公司之所以选用中国的火箭发射“澳星”,除了信任中国的火箭技术外,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价格优惠!作为生意场上的老手,休斯公司当然比谁都清楚国际航天发射市场的行情:美国的“大力神”火箭一次发射的价格为1-1.25亿美元;“宇宙神”火箭一次发射的价格为四千至九千万美元;“德尔塔”火箭一次发射的价格为四千五百万至五千万美元;法国“阿里安”火箭一次发射的价格五千万美元;而中国的火箭一次发射要价,才只有二千五百万美元!即是说,中国的要价,低于国际市场一半!能给出这个价码的,全世界除了中国,就只有苏联。但苏联一方面政策不开放;另一方面航天技术太发达,美国担心如果用苏联的火箭发射自己的卫星,技术容易被窃,故不肯与其来往,却非常愿意与价格便宜而又“遵纪守法”、热情周到的中国打交道。

不过,美国人心里清楚,今晚一旦过了二十四点,就意味着将失去享受中国优惠价格的机会。因此,美方代表在一阵短促的交头接耳之后,很快表态说:“黄先生,对不起,我们先休会三十分钟,如何?”

黄作义和丁运洲、廖律师等,也乘机回到另一间办公室,与后台遥控指挥的乌可力、李宝铭等人作紧急会商。

三十分钟未到,美方代表便面带微笑地回到了谈判席上。刚一坐下,便说:“我们很有诚意和你们继续合作下去,只是不知贵国保险公司究竟能承担多少保险费?”

美方代表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从一个褐色公文包里拿出一份文件。黄作义抬眼一看,美国人手里捧着的,正是那份中方代表期盼已久的发射合同文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