竞品分析:nice好赞 VS 毒APP球鞋交易平台的未来发展

2020年10月12日 作者 yabobet 0

本文作者对两大球鞋交易平台nice和毒进行了对比分析,发现其中的问题,并提出了改进意见。球鞋交易,不能只是球鞋交易。

随着潮流文化的普及,诸如《中国有嘻哈》、《这就是街舞》以及最近宣传火热的《潮流合伙人》都昭示着潮流文化已经不再小众,俨然有成为主流文化趋势。

而在潮流文化中球鞋是其最重要的组成部分,由于潮流的普及,球鞋文化的扩张发展而来的球鞋交易已成为现今潮流市场中的最重要部分。而且球鞋的溢价造成了全民皆贩的现象产生,吸引着越来越多的资本进入球鞋交易市场,产生了鞋市如股市的迷幻现象。

鞋市的火热也促进了球鞋交易平台的发展,nice和毒APP是目前国内较大的两个球鞋交易平台,本文重点分析这两平台客户端的产品设计理念以及交互对比,梳理两平台的盈利模式和战略发展方向。针对两平台在产品设计以及发展定位等方面所具有的问题提出改进建议,并分析总结球鞋交易平台的未来发展趋势及如何提高平台风险应对能力。

从市场规模来看,近年来,中国球鞋交易市场规模不断扩大,产生了一个有趣的现象:“中年人炒股,年轻人炒鞋”。这也从侧方应证了国内的炒鞋热度已经是现象级的。而全球运动鞋服市场规模在不断扩大,也促进着二级球鞋交易市场规模会随之扩大。

而根据艾媒数据中心对全球运动鞋市场规模的预测表示出,在未来几年内,全球运动鞋市场将继续扩大。

球鞋二级市场也称为球鞋转售市场,由于供需的关系而造成球鞋溢价现象的产生而形成的交易关系,二级市场的货源有分为新鞋和二手鞋。由于受到明星效应以及限量款、联名款的影响,从而会造成二级市场上球鞋价格的波动,所以会有鞋贩或是散户从中获得利润。

根据艾媒咨询的报告《2019年中国球鞋二级市场发展现状、困境与前景分析》中表明:在2018年中国运动鞋服市场销售额达到423.0亿人民币,同比增长19.0%。而且2019年,全球二手球鞋市场规模已达到60亿美元,中国的二手球鞋转售规模已经超过10亿美元。

据报告显示:2015至2017年间,中国街朝市场的消费增长到62%,而非潮品消费增长仅17%。潮品市场与球鞋市场有一定重叠,且在潮品消费中90后占比从31%提升至32%,95后消费群体从22%提升至25%,而90后作为现在市场的消费主力,今后中国球鞋二级交易市场将会得到进一步的扩大。

现如今球鞋二级市场的主要交易模式是C2B2C型,即通过交易平台为桥梁,担保卖家与买家之间的交易。中国的球鞋二级市场体量庞大,所以不管是国内的球鞋交易平台还是国外的球鞋交易平台,都需要争夺中国这块市场。

nice最初定位为图片社交软件,通过照片+标签的玩法让照片变得有意义。作为国内首家“照片+标签“的社交软件,满足了年轻人的个性需求,从而迅速积累了一批用户。在2014年6月更新的版本中加入了聊天功能,更加激发了nice的社交属性。

随着球鞋二级市场的爆发性增长,nice在2018年4月30日上线了自创立以来最重要的更新,其slogan为“潮流看我”,上线了好货功能。结合其自身的社交属性,迅速扩大了其球鞋交易用户,由此打开了nice作为球鞋交易平台的道路。

目前,nice经历了四轮融资,最近的一次是在2019年6月24日由TPG软银合资基金、元璟资本领投,经纬中国、凡创资本、凡卓资本跟投,融资金额达数千万美元。

毒APP最早起源于虎扑装备区,依托于虎扑的用户基数以及热爱球鞋文化的用户群体,其slogan为“有毒的运动x潮流x装备”。

毒APP早期是以球鞋鉴定以及照片分享为主要功能,在2017年8月30日发布的版本3.0中上线了球鞋交易平台,开创了先鉴定在发货的交易模式,为广大球鞋爱好者提供了有效的球鞋交易保障。通过之前的用户积累,迅速成为国内球鞋交易第一大平台。

在2018年获得多家投资公司入驻资金完成独立融资,而后脱离虎扑独自运营,正式独立为C2B2C平台,最近一次融资是在2019年4月29日由DST投入,而后毒APP估值超10亿美元。

据七麦数据显示:在IOS客户端中nice的排名在应用(免费)榜单中排名第311位,在体育(免费)榜单中排名第3位,当前版本有15915个评分,所用版本有24658个评分;而毒APP在应用(免费)榜单中排名27位,体育(免费)榜单中排名第1位,当前版本有66889个评分,所有版本有69078个评分。

据七麦数据显示:nice在App Store上的当前版本评分为4.1,所有版本评分为4.3;毒APP当前版本评分为4.1,所有版本评分为4.1。

据七麦数据显示:nice在近三月的评分历史记录中最近一个月评论数量较前两个月有极大提升,且五星好评数量增长尤为明显;而毒APP近三月评分整体相对稳定,没有出现阶段性爆发的现象。

两者近一年排名情况差异较为明显,nice在一年内的排名情况波动较大,而毒APP排名情况相对较为稳定,且排名情况优于nice。

对nice和毒APP近一年的下载量分析可以看出nice下载量最高在8万左右,而毒APP的下载量在10万上下波动。

据数据显示:nice近一个月关键词覆盖数量主要分布在15000到20000之间,而毒APP近一个月关键词覆盖数量主要分布在9000到12000之间。

从各方面产品数据资料可以看出,毒APP整体数据表现比nice领先许多,这印证毒APP不管是在市场的发展还是占有率方面都比nice强。

从近三月评分记录和近一年下载量的数据,可以看出毒APP在新用户发掘及用户留存方面占有一定优势,nice的用户爆发集中在7、8、9月份,这个就与两平台的发展方向紧密相关。

在7、8、9月份nice进行了大规模的宣传以及鞋市炒作,增强平台曝光度,进行优惠券及各类活动的开展从而提高平台的GMV,吸引资本入驻,所以才出现了用户的爆发。这与nice重心往球鞋交易平台发展息息相关,但正是因为nice的球鞋交易发展,才造成了其各方数据的阶段性。

用户数据表现还需要通过平台的资金操作才能有所增长,在用户留存方面表现更为疲乏,用户只有在有购鞋需求的时候才会登录平台,或者是平台的优惠放送期间,当此需求一过,nice的用户数据就会呈下降趋势。因为没有足够的内容吸引用户留存,仅仅凭借平台的活动是不足以让用户驻足,所以造成了nice用户数据表现不佳的这个现象。

反观毒APP整体用户数据表现优良,这是因为其发展定位在向社群运营转变,打造一个以潮流为中心,覆盖周边的社群。不仅仅是球鞋交易,还包括了社交分享、好物推荐、穿搭指南以及形式如小红书一样的博主推荐,有关于穿搭、旅行、配件、美食等与潮流生活相关的内容,在全力的进行社群的内容沉淀。

有了内容,对用户而言就是一种吸引力,不管是在新用户的开发还是用户留存方面,都具有很强的正向作用,所以在用户数据表现上毒APP相比于nice表现较好。

由于nice与毒APP含有的服务主要为球鞋方面与社交方面,对两者的功能分析可以得到以下两表:

毒APP在球鞋服务方面相较于nice更为全面,这也主要是因为毒APP是靠球鞋服务起家的,尤其是其球鞋鉴定服务。nice是最近才上线球鞋鉴定服务,依靠用户发帖来寻求鉴定师进行鉴定服务,而毒APP则是最初的有偿鉴定服务,鉴定服务这板块,毒APP的优势强于nice。

除此之外,毒APP提供球鞋护理服务以及球鞋资讯,从球鞋交易到球鞋护理全方位满足客户需求,也加强了毒APP在球鞋服务领域的地位。

对两款APP的功能设计,从球鞋服务和社交服务方面做出对比表格,可以发现两者在基本的服务方面存在共性。既能满足用户的球鞋服务需求也能满足社交使用需求,但是从细节方面分析,不难发现两款APP的业务重点程度不同。

而从社交服务功能分析发现,nice的社交功能明显优于毒APP,这与nice是从潮流社交软件发展而来息息相关。虽然毒APP也在打造其特有的潮流社交圈,以吸引更多且不同类型的用户。但是其在直播、标签、附近的人、社交分类、好友动态等功能的缺失,造成了社交属性的不足,所以在社交服务方面不及nice的先天优势。

nice的原生功能设计更偏向于社交,其发展正在向球鞋服务发展,在逐步完善自身球鞋服务功能的短缺。但是,nice在功能设计方面有种正在弱化社交的趋势,并没有利用其先天的社交优势,通过社交打通球鞋市场的壁垒。

就像球鞋鉴定,只是浅尝社交对球鞋市场的助力。若是将其板块化,大力发展在社交中的传播属性,从而发展新的用户,满足用户的球鞋服务的同时,通过社交服务进行用户留存,再通过社交功能服务球鞋市场,形成服务闭环,这对其发展将会是很大助力。

而毒APP的原生功能设计更偏向于球鞋服务,但是其在社交服务方面的大力建设取得了一定效果,通过社群内容的运营来吸引用户以及用户留存。现阶段毒APP所做的社交服务仅限于内容,没有进行用户与用户之间的充分互动板块。

就像nice的直播功能提供博主与用户之间的直接互动,这对于发展培养平台的大V用户有很大的促进作用,而且能进行有效的引流作用,对于平台的发展而言更为有利。所以毒APP要构建更优质的社群,除了出产高质量的内容以外,还需要通过互动来提高用户与用户、用户与平台之间的互动性,从而增强平台的用户粘性。

对nice的结构分析,可以发现nice的社交板块占据了首页的发现和单独的发帖功能键,而后是好货板块,在好货板块中nice的品类主要是以球鞋为主,附带与球鞋穿搭相关的服饰品类,这与nice的发展路线相一致,全力打造为球鞋交易平台。

在之前上线的版本中,nice将股市中常用的K线图引入球鞋交易,用户只管看出该款鞋自从发布以来的价格走势。由此可以发现nice注重培养球鞋交易,而且在发现页许多大V用户发布关于鞋款的走势分析,也更加强化了nice的球鞋交易属性,nice俨然正在从最初的社交应用为主转向球鞋交易应用为主。

从毒APP的结构来看,其产品层级设置更多,首页也是关于社交方面的功能服务,在购买页相较于nice而言更为全面,品类覆盖更广,所涉及的商品不仅仅局限于鞋类,对数码、手办、手表、潮玩等都有涉及。且毒APP的大V所推荐的内容与nice中大V所推的内容不同,毒APP中所涉及的是关于潮流、生活等相关话题。

由此可以发现,毒APP在进行自身的转型,在保持自身球鞋交易平台的同时发展社区业务,打造出以潮流为中心来覆盖用户的生活,有意打造为如小红书相似的潮流生活社区,让用户在这里能接触到潮流生活的方方面面,不单单是只能进行球鞋交易。

在软件开启阶段,nice以黄色系为主,页面有着软件名字以及slogan;毒APP开启阶段较为简约,以黑色为底,白色作为软件名字颜色。

nice给人视觉冲击较为强烈,具有活力;毒APP黑白色的搭配给人简约而不简单的印象。

在登录页面,nice和毒都以手机+密码的组合登录为主,辅以手机短信验证码登录;nice和毒APP都支持以第三方登录,nice第三方支持QQ和微博账号登录,毒APP则支持微信、微博、QQ和虎扑账号等第三方账号登录。在登录选择方面,毒APP的选择比nice更为全面。

注册登录nice平台的流程如图所示,在初次登录nice时平会判断是否拥有账号,若是没有则可通过手机号注册或者其他方式注册。

在我进行注册登录的过程中发现,在选择其他方式注册时有微博注册和手机号注册两个选项,手机号注册选项与首页的手机号注册重复出现,该选项设计显得很是多余。

在选择微博注册的方式注册需要进行微博账号绑定,而后仍然需要用户进行手机号绑定和验证码输入工作,流程与手机号注册过程重复。而且在绑定微博账号时,要进行账号密码的输入,随后又进行手机号绑定使得注册过程繁琐而冗长,让用户产生很麻烦的心理状态,对用户的使用体验会造成不良影响。

除此之外,其他方式注册没有现如今主流的社交软件,如微信、QQ等,这在用户心理方面会产生该平台过于小众,平台实力不够的印象,从而会造成用户对平台的信任程度不会太高,这对后续的球鞋交易过程而言无疑会带来不好的影响。

毒APP的注册登录流程如上图所示,毒APP登录的首选项是手机号与验证码的组合,或者选择手机号加密码的方式登录。但是对于新用户而言,在还没有注册账户时是无法进行手机号加密码的登录方式,所以毒APP的新用户注册方式只有是手机号加验证码,通过此步骤过后平台会判断是否注册,若是没注册会让用户设置密码。

该过程对新用户来说首次使用体验不佳,由于用户的惯性思维会认为是先设置账号密码,再进行验证码的操作,导致用户会去寻找密码设置的地方,会造成用户的注册困惑。

毒APP的其他登录方式包含微信、QQ、微博、虎扑账号登录,在这方面相比于nice而言,平台的可信度大大加强。而且供给用户的选择更多,对于后面发现好友等社交引流有着更好的推动,对平台的宣传而言也有很大的促进。

但是,选择其他方式登录依旧要进行手机号的验证过程,对于用户而言依旧是很繁琐。而且用户在选择其他方式登录注册,本就是想避免进行手机绑定而进行验证操作,如此一来,会造成用户对其他注册方式产生抵触心理。若是将其他方式登录的标签改为绑定其他客户端,这样能更好的告诉用户使用该选项的真实含义,不会造成用户的抵触心理。

毒APP在登录页面相比于nice而言存在一个明显优势,那就是在未登录账号的时候,毒APP有相应的功能区推荐内容展示,对于新用户而言,能有优质的内容让用户在没注册的时候进行体验,这对于吸引新用户注册有着极大的促进作用。

对比两款软件功能界面,nice的主要功能板块有首页、发现、拍摄按钮、好货、我;毒APP的主要功能板块有毒、购买、服务、我。

两款APP的功能导航布局于页面底部,不同的是毒APP将拍摄发布动态键放在了毒页面的右上方,这一点相较于nice而言不为明显。

两款APP的社交界面也各有不同,nice将社交界面分为两个页面,首页为个人关注博主的动态,将社区动态放在了发现页;而毒APP将个人关注动态对于社区他人动态及最新动态放在了“毒”页面,通过页面顶部导航栏进行切分,但是由于用户动态的影响容易造成用户注意力偏差,反而找不到页面切换入口。

在“我”界面,nice和毒APP都有着醒目的用户信息展示,涉及用户ID、粉丝、动态、关注人数等信息,在该页面两者都可查询相关交易信息以及个人收藏等。

不同的是nice在该页面放置了直播入口以及个人持有的物品,而毒APP并不含此类功能,但是毒APP在该页面放置了扫码功能。除此之外,nice将设置及消息通知放置在列表栏,而毒APP则放置在页面顶部,缩减了页面的下拉长度。

在体验过程中,nice的切换功能相较于毒APP体验更佳。因为在页面切换标签的设计上,nice采用的是当前页面标签字体变大,而毒APP的标签是由灰色变为黑色。由于毒APP整体的色彩设计是黑白风格,而页面内容会有更多的色彩,这使得用户进行切换页面内容时找不到入口,会对用户的体验造成不好的影响。

在页面内容展示设计上,nice在首页关注的人动态展示为单图展示,需要查看其他内容需要进行页面左右滑动才能看到后面的内容;而毒APP的设计为缩略图预览模式。对于用户而言,毒APP的设计更佳,让用户在使用过程中能直观感知是否有后续内容。

而且,毒APP提供进入单独页面查看,而nice则不提供此功能,使得用户在查看内容时总是要去滑动页面来查看是否还有其他内容。新用户往往不知道需要进行此操作才能查看其他内容,此交互设计对于新用户显得很不友好。

在体验nice的直播功能的过程中,给我最明显的感觉就是nice并不注重直播功能的建设,而且并没有对其进行宣传。对新用户而言,平台的独特之处是留存用户的主要影响因素。

在使用体验过程中,首先发现观看直播的入口设置过于隐蔽,在发现页的最新板块中,对于初次使用的用户而言,根本不会注意到nice还有直播这个功能。

而且进入直播板块,在进行直播的用户非常少,根本没有体会到直播的那种热度,在这个短视频、直播火热的当下,连淘宝都大力发展自身的直播业务,在潮流圈拥有直播功能的nice却将其隐藏在功能的最深处,这对平台发展而言,又错失了诸多发展机会。

其次,当用户直播的过程中可操作性过少,这可能与nice对直播业务的不注重有关,没有进行直播板块的分类。若是nice抓住机会,发展直播,对于平台的用户流量而言无疑会带来极大的增长。

毒APP在逐步完善自身的社群业务,在最新板块放置了认证大咖板块和兴趣达人榜,认证大咖里面的推荐用户为明星以及潮流品牌媒体的官方账号,而在兴趣达人板块推荐的是各个板块的大V用户,都是在各自领域具有影响力的博主。

在使用过程中,能感受到毒APP在极力发展自身的社群,除了大V用户专区之外,还有用户自己讨论的话题组。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novotimes.com/,NBA波士顿凯尔特人在兴趣达人榜单里的排名推荐,会根据用户的热气值进行排名,这对大V用户产出高质量的动态内容而言,是有激励作用的。当大V用户产出高质量的内容后,对粉丝的吸引力可以帮助平台用户沉淀。

但是,当社群运营起来过后,用户的参与增加,内容的监管对于平台而言难度也会加大。

最后,在使用过程中,我发现并没有哪块内容能让我阅读1分钟以上,由此毒APP在内容的可读性上偏弱。如果能有资讯类、潮流推文、穿搭推文等让用户能保持在3到5分钟的阅读时间内,对于用户而言能有更沉浸的体验。

在球鞋购买界面,两者在球鞋分品类上都做出了板块分类,nice在好货页面主要放置了热门鞋款以及随季推荐,品类主要涉及鞋类及服饰类,并且将二手交易放置在该页面,并设置了醒目“卖二手”悬浮入口,更为明显。

毒APP在购买页面涉及的品类较多,通过搜索栏下的页面导航横条进行切换,而毒APP将二手交易入口放置到了服务板块,该板块还涉及球鞋洗护服务入口。

nice和毒APP在球鞋交易方面的业务流程图如图所示。卖家需要先在平台发布鞋品且缴纳一定的保证金,当买家有购买需求和下单后,将购物信息发给卖家;卖家发货到平台仓库进行鉴定,当鉴定为正品则发给买家;买家收货后,平台将交易资金汇到卖家账户。若是鉴定为赝品,则退还货物给卖家,并且扣除相应保证金赔偿给买家作为本次交易的赔偿金。

nice和毒APP在球鞋交易业务流程上的不同点在于nice多了一条闪购业务线,闪购业务就是卖家将鞋子先寄存到平台仓库,在买家购买后也可以选择寄存到仓库或者是发往买家住址。该业务的重点就是,买家购买过后也可以选择进行寄存,方便买家下次交易,正是由于闪购业务的存在,让许多人在nice平台有了炒鞋的可能性。

nice本意是方便卖家买家交易,缩短交易时间,节约交易的中间成本。但是正是由于缩短了交易时间,而且用户可以直接寄存仓库,促使炒鞋的热度变得更高。对于提高平台的GMV有很大的帮助,而且当平台交易量上来可以有成果去吸引投资人。

首先,鞋品寄存到仓库,这加大了nice仓储的压力,同时增加了仓储成本,对于平台控制成本而言并不是很有利。其次,助长了市场的炒鞋之风,使得许多球鞋在二级市场溢价相当严重,大部分真正热爱球鞋文化的用户群体会反感这种行为,用户也会反感平台的操作,会认为是平台造成了这种现象。

所以,作为球鞋交易平台,该如何控制炒鞋、压价、压货等恶意抬高鞋价的行为,是获得用户口碑的重要建设方向,有效监管恶意炒鞋的账号,对此类账号进行封锁,构建一个健康的交易市场是平台今后发展的原则。

nice与毒APP的商业模式大致相同,共同的模式有流量变现、佣金分成两类,毒APP多了一项增值服务模式。

在流量变现模式中,nice与毒APP的共同点是用户端的流量,不同点在于nice拥有直播端的流量引入,而毒APP则有商品推荐类的引流。

在佣金分成模式中,nice和毒APP都包含球鞋交易中的技术服务费,以及虚拟币充值服务,不同的是nice币主要用于直播打赏,且平台和主播的分成比例为7:3,而毒币主要用于装备鉴别,毒舌打赏,达人问答等资讯类服务。

对两平台的商业模式分析,可以发现两者在盈利点上都显得不够多元化,没有达到平台盈利的最优方式。

通过流量变现进行盈利就需要大量的用户基础,这就需要进行用户的发掘和用户留存。前文已经分析了两平台在用户发掘和留存方面的不足和需要改进的地方,不能只依靠球鞋交易的流量,而是要将社交于球鞋业务相结合打造出运营闭环,在引入新流量的同时稳定原有的用户流量,提高平台的用户粘性。

在佣金分成方面,则需要考虑到卖家和买家的用户心理。毒APP在用户的评价中最突出的问题就是平台费用过高,使得不管是卖家还是买家都认为平台赚取这个费用,这也会造成平台在用户中的口碑下降。所以,通过球鞋交易佣金分成来盈利就需要找到一个平衡点,在用户的可接受范围类。

除此之外,扩大平台的盈利来源也是平台盈利的重要方向。像nice的直播打赏服务,毒APP的增值服务等都是平台盈利的新尝试。若要找到平台新的盈利增长点,则社交功能的建立必不可少,通过社交属性引入用户流量,以此进行商业运作,诸如商户合作、大V运营、自主运营等都能在大量用户的基础上开展。

作为国内球鞋交易两大平台,该如何进行自身的转型来应对国内新生交易平台如切克、斗牛等,以及国外GOAT、StockX等平台的市场竞争,就需要针对自身的问题进行改进以吸引更多的用户以及沉淀用户,从而扩大平台的影响力以及市场占有率。

,利用自身的社交属性,利用社交推广以吸引新用户,给用户创设一个心理,即用nice进行社交互动属于当代潮流,以此进行吸引用户。

,通过大数据分析用户行为,发掘用户喜好,进行首页穿搭、潮流讯息、潮流博主的推荐,并根据用户所购买的物品进行推送相关穿搭博主或者是搭配推荐。

,利用直播功能,将nice打造成潮流直播平台,从潮流出发到潮流中去,打造潮流直播分类,诸如球鞋文化、开箱好物、穿搭等板块,引入直播端的流量,在后期可与商家达成一定的合作,以此来扩大平台盈利点。

,充分利用虎扑社区的资源来进行引流,除此之外打造自身的潮流品类,将平台打造为,需要进行潮流购物,在毒APP都有物可寻,以此吸引新用户的进入。

,将社群运营板块做全,既然要进行平台转型,则需要进行博主的培养,打造特色板块的大V用户,进行社群运营,根据用户行为数据推荐相应优质内容,针对博主打造激励政策,以此创造更多优质的内容。除了图文内容,构建小视频专区更能吸引用户,抓住用户的碎片时间进行潮流文化的分享及传播,以此达到用户留存的目的。

,服务费用是一大困扰,所以扩大营收来源,减少技术服务费也是平台发展的方向,当构建起自身内容+视频的运营专区后,可与商家进行深度合作进行推广服务来提高平台收益。

对nice和毒APP两大交易平台进行对比分析后发现,要想在鞋市二级市场规模发展的背景下打造一个优质的球鞋交易平台,必须将社交与球鞋服务相结合,不能只注重球鞋交易,应当通过社交服务的优势来为平台吸引用户,增长平台的流量。而后构建优质的社交内容,进行用户沉淀。

拥有了用户基础,平台才能进行多元化的尝试,开发新的盈利模式。在扩大平台营收来源后,方可提高平台的风险应对能力,对提高用户对平台的信任度具有很好的促进作用。

所以,作为一个球鞋交易平台不能只将自己定位为交易平台,而是要构建多元化的社交内容为平台服务,为球鞋交易平台带来新活力才是今后的发展趋势。

后记:一位产品初学者,若有不足之处,恳请大家批评指正,以求取得进步,也希望在此与各位交流,大家共同前进。

本文由 @Salute W. 原创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之前大概在6月份的时间也做了关于毒APP和Nice好货的竞品分析,我觉得可以从两款产品的一些特色功能去进行比较,比如毒APP它有3D观看球鞋功能,nice社区的添加单品功能等等,另外,关于swot分析,可以从假鞋以及鉴定师鉴定能力这两个方面去进行着重分析。

球鞋和球鞋文化这方面玩的还是了解比较多,但第一次写竞品分析,所以我也发现自身存在很多不足,所以在这里与大家交流学习,分析这方面确实浮于表面,自己也在反思,感谢指正。

非常感谢建议,我再去好好体验分析一下,本文确实太多不足,分析的过于片面了点。 😥

听到很多言论说在中国程序员是吃青春饭的,那么产品经理呢,也吃青春饭吗?

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是以产品经理、运营为核心的学习、交流、分享平台,集媒体、培训、社群为一体,全方位服务产品人和运营人,成立9年举办在线+期,线+场,产品经理大会、运营大会20+场,覆盖北上广深杭成都等15个城市,在行业有较高的影响力和知名度。平台聚集了众多BAT美团京东滴滴360小米网易等知名互联网公司产品总监和运营总监,他们在这里与你一起成长。